选4开奖结果上海
当前位置:选4开奖结果上海 > 资讯频道 > 都市小说 >

红豆完结文_江浩赵玉墨全章节阅读

上海天天彩选四单双:红豆完结文_江浩赵玉墨全章节阅读

选4开奖结果上海 www.jyxod.cn 作者:慎独

类型:都市小说

大?。?span class="phdz">8.8MB

时间:2018/07/12 17:56:35

内容概述:《红豆》原本要好的姐妹,却在喜欢上同一个男人之后,...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32045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ぐ嫒?,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红豆》原本要好的姐妹,却在喜欢上同一个男人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就这么恶化了....直到多年以后,三个人之间的爱恨情仇,又会是如何的呢。

红豆作者慎独_主角江浩赵玉墨结局在线阅读

第一章 相遇

街角酒吧。

江浩走向了吧台。

他在吧台旁坐下,将手里的酒杯放在吧台上。

他扭过头看向坐在他旁边的女人。

整个晚上他一直都在看她。

这个女人的身上有吸引他的东西。

并不仅仅是她的身体。

他说:“可以请你喝杯酒吗?”

女人面无表情地转过头看了一眼江浩,随即又将头转了过去。

她说:“抱歉,我在等人。”

“你在骗我。”江浩说。

女人像是没有听到一样。

她抿了一口酒,但没有将酒杯放下。

她擎着酒杯,眯着眼睛看向了在舞台上唱歌的女孩。

女孩闭着眼睛正在唱《就当我从未来过》。

“……我对你说忘了我,忘了我,就当我从未来过。我为你唱了一首离歌,我去到了远方漂泊。我历经了太多的坎坷,我在陌生的城市里往来奔波。你说你无法忘记我,你说你无法忍受失去我后的寂寞。我只是对你说忘了我,忘了我,就当我从未来过……”

女人想起了几年前,她和孟瑶躺在草地上,在闪烁的星空下一起哼唱这首歌。

可是再也回不去了。

一切都变了。

江浩盯着女人的嘴唇,他说:“你的嘴唇就像是玫瑰的花瓣,美得让人想去亲吻。”

女人再次转过头看向他,这一次她的表情有了变化。

在暗淡的灯光下,她沉默地注视着他

她突然笑了。

江浩将身体凑过去。

女人的身上散发着花香。

他注视着她的眼睛。

长长的睫毛和魅惑的眼影无法掩盖住她眼睛中的欲望。

有欲望的女人总是容易满足的,他想。

他将食指放在了女人的唇角,然后沿着嘴唇的弧度向另一边的唇角缓缓地移动。

女人没有制止他。

她只是觉得有些痒,有些好笑。

她无法欺骗自己。

当这个男人的手指触碰到她的嘴唇时,她的心里产生了悸动。

有一瞬间她在思考这种悸动是否就是所谓的爱情。

有些像,但又有些不像。

她不确定。

只是当江浩的手指离开她的嘴唇时她的心理防线突然彻底崩溃。

她说:“可以告诉我几点了吗?”

“十点了。”

“能送我回去吗?”

江浩站了起来将手掌伸向她。

女人站起身,将手轻轻地放进江浩温暖的手心里。

她们走出了酒吧。

几个年轻人扶着梧桐树不停地呕吐。

“年轻真好。”江浩笑着看向女人。

“你好像也并不老。”女人回以微笑。

他们来到了车里。

江浩说:“你要去哪。”

“你想带我去哪。”

“去一个安静的地方,只有我们俩。”他转过头看向她。

“所以,”女人将脸凑过去,她能闻到江浩呼吸中的烟草味道,“你是想和我上床对吗?”

“是的,”江浩看向了女人的胸口,女人穿了一件黑色低胸连衣裙,丰满的胸部若隐若现,“我想我们的身体会很合适。”

“你会爱上我吗?”

“或许吧。”江浩用手轻轻地抬起女人的下巴。

他看着女人如蔷薇般微红的脸,他的心里产生了原始而又本能的欲望。

“我是一个自私的女人。”她说。

江浩轻笑。

“我和你是同类,我也同样的自私。自私的人是容易得到满足的。我想我可以给你你想要的东西,而你能给我的就是你自己,”江浩将女人拉到自己的怀里,“告诉我你的名字。”

“赵玉墨。”

“赵玉墨,”江浩微笑,他的吻轻轻地落在了赵玉墨的嘴唇上,他说,“玉墨,你喜欢在上面还是在下面。”

……

江浩将赵玉墨拉进了酒店。

他们在电梯里就开始亲吻。

电梯门在八楼打开。

江浩将赵玉墨拉到房间门口。

他打开房门,将赵玉墨横着抱起进了房间。

在房间里,赵玉墨跪在床上将衣服脱掉。

明亮的的光线打在她的身上。

她的身体柔软,皮肤白皙。

胸口有一道疤痕。

她看到江浩盯着它看,她说:“我小时候心脏有问题。做过手术。”

江浩抚摸着她的伤疤,冰凉的手指在她的身体上游移。

他一寸一寸地亲吻着她柔滑的肌肤,温柔缠绵。

他们的身体贴合在一起,汗水和呼吸彼此交融。

他们的呼吸开始急促。

他进入了她的身体。

她的脸上扭曲着痛苦的表情。

“弄疼你了吗?”江浩俯下身问她。

赵玉墨脸色惨白,却依然微笑,没有说话。

她的身体开始燥热。

她感觉自己的灵魂好像飘到了空中,大脑中的思绪仿佛被抽空。

江浩呻吟一声倒在她的身上。

一切结束之后,赵玉墨抚摸着江浩黏湿的身体,她说:“江浩,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说你能给我我想要的东西??墒悄阒牢蚁胍氖鞘裁绰??”

“那你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我要让所有人认识我,”赵玉墨扭过脸来,“我要永远在聚光灯下生活。”

“我可以给你。”

江浩再次要了她。

……

赵玉墨是个弃婴。

她的童年是在孤儿院里度过。

六岁那年,她被一对中年夫妇收养。

八岁那年,她的心脏出现了问题,她差一点死掉。

她的养父养母对她很好,她能感受到他们对她的爱,她知道自己不能有过多的奢望,她知道自己应该学会满足现状。

可是她的家庭并不富裕,他们的生活一直都很拮据,她的养父养母无法使她感到满足。

她从小就一直生活在自卑之中。

被亲生父母抛弃的阴影始终笼罩在她的心里,挥之不去。

她开始讨厌这个世界,讨厌自己。

她的内心就像空虚的胃,她需要东西来填充自己。所以她想要很多东西,可是她不知道她究竟想要什么东西。

她的人生一直都充满了功利性。

她在做每一件事情之前都会考虑是否符合自己的利益。

她用青春做赌注,因为她发誓要改变自己的生活,她不想过那种省吃俭用的拮据生活。

她要的是奢靡。

所以她不知道自己是否爱江浩。

或许他们之间永远都不会有真正的爱情。

但她确定的是,如果江浩是火,那她也要像飞蛾那样奋不顾身地扑过去。

因为她需要他。

……

第二章 韩娜

江浩回到家时已经凌晨两点多了。

他打开门,将门轻轻地关上,在玄关换好鞋后来到了客厅。

电视还开着,声音很小,而韩娜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

他和韩娜已经结婚五年,可是他对她却越来越陌生。

其实从一开始他就不了解她。

六年前江浩就已经在公司担任重要职务。

那时他才二十六岁。

可是他知道,他的未来可能也仅限于此。

这家公司过于封闭,管理模式僵化,上升通道狭窄,对于他来说,除了让人艳羡的薪水和福利外,并无任何的吸引力。

可是他知道生存的不易,他没有资格选东选西,他只想好好地活下去。

只不过他的领导嫉妒他的能力,因而处处打压他。

他一度想要辞职,直到遇到了韩娜。

他并不知道韩娜是公司董事长的女儿,他只知道韩娜是他的同事,仅此而已。

只是那天他加班到很晚,当他从公司里出来时看到不远处有一个白人正在骚扰韩娜。

他没有喊叫只是安静地走过去。

他来到那个白人的身后,拍了拍白人的肩膀。

白人回过头,脸上立刻就狠狠地挨了一拳。

白人的鼻梁骨被打歪。

在白人捂着脸呼天抢地的时候,江浩拉着韩娜的手说:“跟我来。”

江浩将韩娜拉进车里,他说:“没事吧。”

“没事。”韩娜微笑着摇头。

“去哪里。”

“不知道。你饿吗?”

“还好。”

“我们去吃夜宵吧。”

江浩转过脸看她。

她的长相普通,但却是一个干净的女人。

他说:“好。吃什么。”

……

江浩对于感情一直不太敏感,他并不知道韩娜对他的爱意。

在他的眼里,韩娜是他的朋友,仅此而已。

所以每当韩娜邀请他吃饭时,他都不会拒绝。

直到有一天,他和韩娜来到海边。

韩娜朝着大海大喊。

她说:“江浩,你也喊喊试试。”

江浩微笑着摇了摇头。

然后他听到韩娜突然喊道:“江浩,我喜欢你!”

江浩微微一怔,转过脸看向了她。

他们的目光相接。

江浩明白了。

可是他不能答应,因为他对她毫无兴趣。

他说:“抱歉,我……”

还没等江浩说完韩娜就吻住了他的嘴唇。

韩娜的大胆出乎了他的预料。

韩娜的嘴唇缓缓地离开了江浩的脸,她说:“韩森是我的父亲。”

江浩愣住了。

韩娜接着说:“我知道你工作得很不开心,你的领导处处打压你??墒呛臀以谝黄鹉慊岷拖衷诤懿灰谎?,相信我。江浩。”

“我并不爱你。”

“大部分人的爱情并不属于一见钟情。我知道你不爱我,但我能让你爱上我。”

江浩沉默。

他知道这很无耻,但他不得不在心里衡量这段他并不想要的感情的价值。

他需要这个女人,直白地说,他需要这个女人在他的事业上给他的助力。

他很明白,如果他和这个女人交往,那他的事业会越来越顺利,如果他和她结婚,那他的未来将会无比的广阔。

他受够了他目前的窘境,他要往上爬,不停地往上爬。

或许在得到之前总是要失去。

他看着这个女人干净的笑脸,点头答应。

韩娜高兴地扑倒他的怀里。

“抱歉,韩娜,我始终是一个自私的人。”他在心里对韩娜说。

……

江浩和韩娜在恋爱三个月后便举行了婚礼。

因为韩娜怀孕了。

韩娜的身份特殊,所以未婚先孕是不被允许的。

不过好在韩娜的父母对江浩还算满意。

江浩无论是学历还是能力都达到了韩娜父母的预期。

所以江浩和韩娜的结合并没有太多的阻力。

结婚那天,江浩一个人待在自己的房间里。

他从椅子上站起来,来到镜子前。

他呆呆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他说:“江浩,你准备好了吗?你将会迎来崭新的人生。”

没有人回应。

当然不可能有人回应。

他说:“江浩,你将会娶一个你不爱的女人,你的人生从此将会和她绑在一起。你准备好了吗?你仍有机会选择,你可以逃跑,你可以以任何的一种方式逃跑。”

此时,房门突然被推开。

江浩的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是我。”

江浩扭过头看向了门口。

是他的母亲。

母亲走进来,转身将门轻轻地关上。

她来到江浩的身边。

她将右手放在了江浩的肩膀上,说:“你刚才说的话我已经听到了。阿浩,不要做出错误的选择,这桩婚姻你我会获得很多,不要让我失望。”

江浩微微皱眉。

他的母亲根本就不关心他的幸福。

像往常一样,他再次成为了她可以利用的工具。

他讨厌他的母亲。

他的母亲永远都是这么功利与自私。

他的母亲当年为了往上爬不惜与她的上司发生不正当的关系。

而他的父亲正是因为这件事才与他母亲离婚。

江浩将母亲的手从他的肩膀上拿下来,他冷冷地说:“我知道了。”

整个婚礼的过程他都恍恍惚惚,仿佛结婚的不是他而是别人。

他只知道不停地喝酒,他想要把自己灌醉。

他瞥了一眼不远处正和他的岳父岳母相谈甚欢的母亲,他突然感到一阵反胃。

他撑着桌子微微弯下了腰。

“你没事吧。”韩娜说。

“韩娜,”江浩转过脸看向她,他的脸因为酒精的缘故而变得通红,“嫁给我你会后悔的,”

“我不后悔,永远。”韩娜认真地说。

江浩苦笑,然后摇了摇头。

韩娜,你会后悔的,一定。

……

江浩走到沙发旁,将电视关掉,然后轻轻地拍了拍韩娜的身体。

“阿浩,你回来了。”韩娜睡眼惺忪,声音有些沙哑。

“为什么不回卧室。”

“有些担心你。给你打电话你又不接。”韩娜撅起了嘴,但她并没有真的生气。

“客户缠着我不让我走,而且我突然想起有些事情要处理,很抱歉。”

江浩将韩娜横着抱起回到了二楼的卧室。

他将韩娜轻轻地放到了床上,他说:“我去洗澡,你再睡会。”

第三章 李红

当他转身准备去浴室时,韩娜拉着他的衣角站了起来,她环住江浩的脖子,她一边亲吻着江浩的脸一边拉开了江浩裤子的拉链。

江浩轻轻地推开了她,他说:“我累了,改天吧。”

韩娜有些生气,可她的脸上仍挂着笑容。

自从她生下江琳后,江浩就对她一直很冷淡,甚至都不愿意碰她。

她不知道江浩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每次她想和他亲热时,他总是会找出各种借口推脱。

“江浩有了外遇”的这个念头再次蹦了出来。

江浩没有再说什么,他没有注意到韩娜表情的变化。

他将韩娜的手从他的衣角扯下来,转身朝卧室的门口走去。

“江浩,”韩娜在身后叫住了他,江浩停下了脚步,“我只是想提醒你,你不要忘记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靠的不是你自己。不要尝试背叛我们的婚姻,既然我能给你,那我也同样能让你失去。”

江浩皱了皱眉,随即却又笑出了声。

韩娜始终都在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同样的话他已经听到了无数次。

他在这个家里一直都在卑微地生活。

当然,他没有资格抱怨,这就是他要付出的代价。

江浩说:“我知道了,我当然不会忘记。”

他没有再说什么,甚至没有回头看一眼脸色惨白的韩娜。

他走出卧室,重重地带上了门。

江浩没有直接去浴室,而是去了江琳的房间。

他轻轻地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江琳已经睡着。

她的呼吸平稳,睡得很香甜。

江琳已然成为了他和韩娜之间唯一的纽带,如果没了江琳,他的生活真的会让他窒息。

江浩依然记得当他抱着刚出生的江琳时的激动的心情。

他的生命有了终于有了延续。

他在他的女儿的额头上轻轻地亲吻了一下。

他轻声说:“早上好,小家伙。”

他盯着江琳看了一会。

他的眼中满是温柔。

十分钟后,他离开了江琳的卧室,轻轻地带上了门。

江浩在洗澡的时候突然又想到了赵玉墨,他想起了抚摸赵玉墨肌肤时的触感,想起了赵玉墨身体的温度,想起了赵玉墨迷人的体香。

“赵玉墨。”他小声念了一遍赵玉墨的名字,然后笑了笑。

他关掉淋浴器,擦干了身体,换好衣服,然后来到了一楼。

他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在响了几声之后迅速被接起。

“李红,是我。”江浩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感情。

“江总,你好。”

“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您说。”

“我要给你推荐一个女孩,她很美丽,我想,她会是一个好演员。”

……

赵玉墨和李红约在晚上八点见面。

地点是街角酒吧。

赵玉墨提前一个小时便来到了这里。

江浩在电话里说:“李红是娱乐圈里知名的经纪人,她会帮助你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赵玉墨知道江浩不会骗她,只是有那么一瞬间她突然很想知道江浩的所有事情,她说:“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是做什么的。”

“赵玉墨,”江浩的语气冷到了冰点,“我只想进入你的身体,但我不想让你进入我的生活。明白吗?”

赵玉墨没有生气,她从最开始就知道他们之间很难产生真正的爱情。

他们只是在彼此利用,彼此依附着对方呼吸。

八点十分的时候,李红出现了。

李红是一个中年女人,她微笑时眼角会爬满皱纹。

“赵玉墨吗?”李红的声音很好听。

赵玉墨站了起来,伸出了手,她说:“是的。红姐,你好。”

李红仔细地打量了一下赵玉墨,点了点头,然后和赵玉墨握了一下手。

她们两个人在红色的沙发上坐下。

“红姐,喝点什么。”赵玉墨问。

“不了,我今天的事情很多,”李红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我马上要动身去S市,一个半小时后飞机将会起飞。我想知道,你和罗总究竟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的朋友。”赵玉墨的语气很冷静,好像所有的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朋友?”李红右手的手指依次有序地敲击着桌面,她盯着赵玉墨看了一会,然后笑出了声,“那好吧。多大了。”

“25。”

“学过表演吗?”

“没有。”

“那你……”李红停顿了一会,接着说,“那你为什么要进娱乐圈。其实像你这样的女孩我见多了,很多事情没有你们想象得那么简单。”

你们这样的女孩。

赵玉墨在心里不停地咀嚼着这句话。

她当然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可她并不生气,因为她的确就是李红口中的那样的女孩。

可那又如何。

“可是我和她们不一样,”赵玉墨说,“我是一个自私的人,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我可以不惜代价地牺牲自己。我的人生中只需要两样东西,金钱和利益。”

李红眯着眼睛看着赵玉墨,她说:“你很直接,很有个性,而且你有很直接的目的。许多女孩有着和你一样的想法,但是她们总是在我面前装清纯,谈梦想。我很喜欢你,而且,你足够美丽。我想,我们可以试一试。我明天会把合同发给你。我想我可以捧红你。”

赵玉墨目送李红离开,然后从桌子上拿起手机给江浩打了一个电话。

“江浩,”她说,“你在哪里。”

“你和她见面了吗?”

“她刚刚离开。”

“顺利吗?”

“我想很顺利。”

“很好。祝贺你。”

“谢谢你。”

“不用,”江浩的声音像往常一样冷,“这是我应该给你的。”

“你在哪里。”

“乖乖回家,一个小时后我去你那里。”

半个小时后,赵玉墨回到了江浩给她租下的公寓里。

她踢掉高跟鞋,揉了揉脚后跟,穿着袜子走到了客厅,然后将自己扔在了柔软的沙发里。

……

饭局结束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江浩并没有喝太多的酒,所以他很清醒。

他将公司里的司机打发走,然后用手机叫了一辆车。

第四章 孟瑶

五分钟后,一辆白色的SUV停在了他的面前。

他钻进车里,关上车门。

司机问他去哪,他说:“龙景花园。”

汽车沿着空旷的马路急速行驶。

江浩闭上了眼,但并没有睡着。

二十分钟后,汽车停在了龙景花园的门口。

司机轻声唤他,他睁开了眼,说了一声“谢谢”。

当他打开车门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轿车快速地经过。

那个年轻的司机突然对他说:“先生,我感觉有人在跟踪你。”

“什么?”

“刚才那辆黑色的轿车一直跟着我们,我几次都没有甩掉。我本想问问你,但回头一看发现你已经睡着。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测,也可能只是凑巧。”

他愣了一会,心里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

但他告诉自己不要多想。

他对司机说:“应该只是巧合。谢谢。再见。”

他下了车,关上车门,转身朝公寓走去。

他来到门口,将钥匙插进锁眼里,向右旋转打开门。

屋里很安静,悄无声息,没有开灯,只有清冷的月光透过窗户照进来,赵玉墨好像没有回来。

他关上门,换上拖鞋向客厅走去。

他在客厅看到了赵玉墨。

赵玉墨侧着身子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她好像在等他。

他走过去,悄悄地来到了赵玉墨的旁边,蹲下来,将挡在她脸前的发丝轻轻地挽到她的耳后。

她美得让人惊心动魄。

他情不自禁地将嘴唇落在了她的脸上。

然后,她醒了。

赵玉墨的胳膊勾住了江浩的脖子,她说:“你来了。”

“嗯。”江浩每一次闻到从赵玉墨身体上散发出来的花香就会情不自禁地产生欲望。

“我做了一个梦,”赵玉墨说,“你猜我梦到了什么。”

“什么。”江浩将脸凑到了赵玉墨的面前。

“我梦到我们有了自己的孩子。”

“很遗憾,我有一个女儿,而且,我已经结婚了。我想我早就告诉过你。”

“是的,我知道,可是江浩,你说过你并不爱你的妻子。”

“没错,可那又如何。我目前无法离开她。”

“可是江浩。”

“怎么?”

“如果我怀孕……”

“赵玉墨,你听着,”江浩马上打断了赵玉墨的话,“我们都是自由的。你可以随时离开我,但是,不要给我找任何的麻烦。”

赵玉墨没有再说什么。

她的嘴角微微上扬,她不知道自己在笑。

这是她自找的,她居然会真的爱上这个冷漠的男人。

这真的是爱情吗?

她不是十分确定,只是当她听到江浩说的那些话时,她的心变得冰凉。

江浩像一头野兽一样在赵玉墨的身体上发泄着自己的欲望。

在他进入她的身体之前,他俯下身对她说:“赵玉墨,告诉我,你不会爱上我。”

赵玉墨没有说话,泪水顺着眼角缓缓地滑落。

“可是赵玉墨,”江浩的声音开始颤抖,“我发现我已经情不自禁地爱上了你。”

……

赵玉墨醒来时江浩已经走了。

她感到了孤独和无助。

她突然流下了眼泪。

她有些害怕。

她不知道未来的生活会怎样,不知道她所付出的代价是否值得。

她从床上爬起来,赤着脚下了地。

她在客厅里倒了一杯温水喝了下去。

她光着身子坐在了沙发上,在黑暗中点燃了一根烟叼在嘴上。

“赵玉墨,吸烟有害健康哦,以后不准你吸烟了。”

这是孟瑶经常对她说的一句话。

她再一次想起了孟瑶。

孟瑶。

她和孟瑶自从那件事情以后真的已经好久没有见面了。

大概有两年?三年?或者四年?

她记不清了。

不管是几年,她感觉好像有一个世纪那么久。

每一次抽烟她都会下意识地想起孟瑶,而且在和孟瑶如影随形的那段时间里她也真的戒掉了。

可是现在……

她在旁边摸到了手机。

她打开手机,在通讯录里找到了孟瑶的名字。

她在按下拨号键之前突然想起来孟瑶已经把她的电话拉黑了。

她笑了笑,点开了微信。

她在微信里写道:可不可以原谅我。

她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将这一行字删掉。

她再一次写道:我回国了,我们可不可以见一面。

她按了发送键。

她在想,孟瑶会不会把她的微信也拉黑呢?

她突然笑了。

她不相信她和孟瑶之间的友情就这么结束。

她在美国的时候经?;崾盏侥吧绦诺奈屎?。

起初她并未在意,最后才后知后觉,发短信的人一定是孟瑶。

这个傻丫头。

她相信孟瑶最终一定会原谅她。

孟瑶一定能想通。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孟瑶好。

她怎么可能会害孟瑶。

她起身准备回卧室穿上衣服然后下楼吃早饭。

此时,她的手机却突然响了。

她以为是孟瑶。

她没想到孟瑶居然会这么快回信。

只是当她将手机握在手里时她才发现原来是李红。

她有些失望。

在电话即将挂断之前她还是接起了电话。

“红姐。”赵玉墨说。

“没有打扰到你休息吧。”李红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赵玉墨打开客厅里的灯,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表。

早上五点。

“没有,”赵玉墨说,“我还没有睡。”

“那好。明天坐最早的航班来Z市。我刚刚帮你争取到了一个小角色。虽然不起眼,但我们总得慢慢来。”

“谢谢你,红姐。但是,我并没有表演的经验。”

“没关系,现在的演员又有几个在认认真真地表演,又有几个有表演的经验。我的任务是捧红你而不是让你去当一个演员。你足够漂亮,这就是你的资本。明白吗?”

她说:”明白了。”

她挂断了电话。

她犹豫着是否现在就把这件事情告诉江浩。

她想了想还是算了,才刚刚五点,她怕江浩的妻子会起疑心,她不想给江浩带来任何的麻烦。

她感觉自己很悲哀又很可笑。

她有些困倦。

她回到了卧室,将自己扔在了床上。

几分钟后,她进入了梦乡。

……

赵玉墨醒来时已经是早上九点多。

她洗了一个澡然后换好衣服。

第五章 乔治

她买了第二天晚上的机票,然后将衣服和其他日用品整理到行李箱里。

在关上行李箱的时候,她突然想起她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办。

她在家里简单地吃了点东西,然后穿上运动鞋,出了门。

天空有些阴沉。

阳光被厚厚的云层挡住。

下雨了。

细细的雨丝温柔地打在她的脸上。

空气中弥漫着春天特有的清新味道。

她没有带伞,所以她在路边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

司机师傅问:“去哪。”

她想了一下,说:“去台东。”

……

台东依然像以前一样人满为患。

她挤进人海中,在人堆里闪转腾挪。

她在路过一家鞋店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自己唯一的那双高跟鞋坏了,所以她决定买一双。

她走进鞋店,在货架上选了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她让店员拿过来试一下。

她穿上鞋,走到镜子前,扭动了一下身体,然后原地走了几步。

她看了一下标价。

这双鞋居然要两千多。

在过去,她会为了自己的贫穷而编造借口并且用自言自语的方式说给店员听,然后快速地离开。

可是现在,她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

她用江浩给她的信用卡结了帐。

她提着袋子走出鞋店。

她听到鞋店的店员在她身后对她说:“欢迎您下次光临。”

她没有回应,甚至没有回头,因为她始终无法忘记这些店员在她处于困窘时投给她的冷漠的眼神。

有些人总是这么势利。

这也是她不顾一切往上爬的原因。

她讨厌怜悯和同情。

雨下大了。

她小跑着跑到了超市门口。

许多人都躲在超市门口避雨。

她走进超市,低下头怕打掉挂在袋子上的水珠。

当她抬起头时,她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

当她下意识地准备说出那个背影的主人的名字时,她突然笑了。

这个世界上拥有同样背影的人太多太多,你不可能仅凭一个背影就判断那个人你是否认识。

她苦笑着摇了摇头。

当她朝扶梯的方向走过去时,那个背影的主人却突然转身。

她看到了那个背影的主人的脸。

她瞪大了眼睛,微微张开了嘴,手里拎着的袋子掉在了地上。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

居然是林少华。

……

一年前。

美国,芝加哥。

已经是晚上六点了。

赵玉墨蜷缩在沙发上。

她今天来了月经。

她感觉很累,整个人轻飘飘的,浑身无力。

她中午只吃了一片切片面包并且喝了一杯牛奶。

天很冷,已经进入了十二月。

三天前刚刚下过一场大雪。

现在的气温已经降到零下。

她很冷,冷到了极点。

她的手脚冰凉,即使裹着厚厚的毛毯她也感觉冷。

她怀疑自己或许病了。

她摸了摸额头,额头有些烫。

屋里没有开暖气。

乔治不允许她开暖气,只有他回家的时候才能开。

他就是一个魔鬼,一个自私恐怖到极点的魔鬼。

她后悔了。

她看错人了。

她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什么会鬼迷心窍地爱上这种变态人渣。

可是一切都晚了。

她举目无亲,即使逃跑她也不知道应该去哪里。

她听到窗外有人在说话。

那是是乔治的声音。

是乔治。

乔治回来了。

赵玉墨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乔治回来了,乔治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他不是应该七点才回来吗?

她还没有做晚饭。

乔治会生气的。

赵玉墨穿上拖鞋冲进了厨房。

她在厨房里来回踱步。

她在想她今天晚上应该给乔治做什么吃。

牛排。

对了,牛排。

乔治说了他今天晚上要吃牛排。

她从冰箱里拿出牛排。

当她关上冰箱门的时候,她听到了钥匙插进锁孔里的声音。

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僵直。

她感觉她的头突然开始刺痛,她揉了揉太阳穴,几秒钟之后,头部的刺痛消失了。

她将牛排放到案板上的时候,乔治已经进屋了。

她听到乔治将门重重地关上,然后他来到客厅,像往常一样打开电视。

他正在看体育比赛。

她在厨房里手忙脚乱地忙活着。

她屏住呼吸,不敢出一点声音。

可是当她去拿菜刀的时候不小心将一个碗碰到地上摔碎了。

碎裂的声音不大,可是在她听来却大得要命。

她听到乔治的脚步声。

他正向她这边走来。

“嗨,亲爱的,你还好吗?”乔治的声音有些慵懒。

赵玉墨闻到了从乔治身上飘来的酒气。

他喝酒了。

赵玉墨在内心里默默地祈祷着她能安安全全地度过这个漫漫长夜。

她转过身,强迫自己挤出一丝微笑,她说:“嗨,亲爱的,我很想你。”

说完这句违心话,她自己都感觉恶心。

她看到乔治朝她走过来。

她的手下意识地抓住了衣角,手心里沁出了汗。

“嘿,宝贝,”乔治用那只肥肥大大的右手抚摸着赵玉墨的脸,他在微笑,可是他的微笑里透出邪恶,他的眼睛里更是装满了让人厌恶的欲望,“我也很想你。”

乔治的右手不停地往下游移,最后放在了赵玉墨的臀部上。

他在她的臀部上用力地捏了一下。

赵玉墨说:“亲爱的,今天晚上你想吃点什么。”

“不着急,我想我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乔治将手伸进了赵玉墨的衣服里。

他用冰凉的手抚摸着赵玉墨的身体。

赵玉墨的身体开始颤抖。

乔治俯下身想要去亲吻她,可是赵玉墨下意识地偏了一下头躲开了。

“亲爱的,”赵玉墨尽可能地保持冷静,“我今天不舒服,我们今天能不能……不要……”

乔治根本就不在意赵玉墨说了什么,他的另一只手同样溜进了赵玉墨的衣服里。

他的双手肆意地揉搓着赵玉墨的身体。

他低下头亲吻着她的脖子。

从他口中喷出来的滚烫的酒气让赵玉墨感到恶心。

“不要……亲爱的,求你……真的不要……”赵玉墨痛苦地哀求道。

可是乔治依然陶醉其中。

她再一次头痛,这一次的头痛比刚才更加严重,她真的无法再忍受了。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落初文学”,为?;ぷ髡呷ㄒ?,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周排行榜

月排行榜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选4开奖结果上海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蜀ICP备17034492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 人民日报里庄时期:毛泽东"三篇雄文退五师" 2018-11-16
  • 女性之声——全国妇联 2018-11-16
  • 【专题】河北省无偿献血领导小组会议报道 2018-11-15
  • 中方就中美经贸磋商发表声明 2018-11-14
  • 《人民日报》让我爱上了文学(原创首发) 2018-11-14
  • 2016·第十四届中关村国际美食节开幕 2018-11-13
  • 钱念孙做客徽派以出世精神 做入世事业 2018-11-12
  • 【2018两会改革新征程】坚持人民为中心,站稳人民的立场 2018-11-11
  • 楼市进入增加“有效供给”新时期高端住宅产品或入市 2018-11-11
  • 手绘长卷:习近平2018年两会全纪录 2018-11-10
  • 子承父愿!“金杯爷爷”去世 两个儿子手捧金杯替他看世界杯 2018-11-09
  • 中国正青春大型征集,iphoneX等着你! 2018-11-09
  • 阿呆,成本控制是你自己的事情,不过俺建议你可以申请吉尼斯纪录,这样你就更有名了。[哈哈] 2018-11-08
  • 《在人间》第151期:地震明星女孩的十年 2018-11-08
  • 痛心!枪杀中国女留学生的她被判25年监禁,留给家属的只有无奈和遗憾 2018-11-07
  • 205| 927| 29| 912| 299| 732| 798| 511| 895| 988|